宋微建:“我们都是过路客,不能对子孙过路拆桥”

凤凰网 2017年07月07日

*配凤凰网视频

近年来,“工匠精神”一词经常被人们所提及,随着这一词汇的大热,无数能工巧匠也由此被挖掘了出来,人们将他们的日常,制作成纪录片搬上荧幕。就这样,一个以前被人们所忽视的群体,以及一种对待工作和自己所爱好的事的忠诚与坚持的精神,为更多人所赞扬。

室内设计师们,也正是这么一群人。在设计材料、工艺技术和设计理念不断变化的今天,他们用自己思维的火花,设计出一件件既富有实用性又富有艺术性的作品,让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我们,学会了在闲暇时放慢自己地脚步,去用心的感受所生活的地方,让我们繁杂的城市变得更加的美好。 初次认识宋微建先生,是在中央二套的一档叫《秘密大改造》的栏目,节目每期都会有1名顶级华人设计师,为平民英雄的住所进行全面的改造。宋先生从事室内设计三十余年,在老建筑改造等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,于是节目组邀请了他为杭州一位优秀的公交车司机的家进行改造。黑色圆框眼镜,精心修剪的胡须,灰色的围巾,讲究的服饰,初次看到着实被这样富有气质的设计师形象所迷住。再往后看到宋先生考虑到房屋女主人,在工作中常累到腰部,亲自打磨了一把较高的凳子,可以让她不用弯腰就轻松的系好鞋带的一幕,宋微建瞬间成了我心目中的“暖男帅大叔”。

很幸运的是,后来有机会采访到他本人,这话题也自然是从他所熟悉的老建筑改造开始。从苏州有趣的“南北成路,东西成街”,到苏州桃花坞改造工程,再到老建筑的修缮,聊的不亦乐乎。 在设计师宋微建看来,苏州的每一条街巷,每一处文化,都有它特有的历史底蕴。例如苏州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“南北成路,东西成街”,有一条南北的街,叫中街路。不过后来有几条路搞乱了,文化也就这样延续下去了。苏州在古城内,还有两个城中村,现在我们把城中村看做管理最差的地方,但在以前这两块地方,实际上是考虑到打仗时,城门紧闭,人们不至于没有东西吃,“不过现在苏州的南园与北园,恐怕一块田都没有了”宋微建惋惜的说到。 另外,苏州有五个文化片区,作为一个古城来说,它需要有五个成片的市区,是否有老的历史街区还存在,是说明这个城能否成立的的一个重要指标。现在我们看这五个传统的街区,基本已经不复存在了。其实在苏州,一个是商业街,就是山塘街,一个是市民的路,还有一个就是文化街,就是桃花坞。

桃花坞它相对于商业街相对于市民路来说,它是一个文化聚集地,宋微建最早是在2003年做了苏州最后的一个古典园林,叫朴园。朴园实际上是民国时期的,当时的老局长跟宋微建说:“原来这里是防疫站,建了很多文革时候的建筑,现在我们要把它开放出来,能不能把这个文革建筑,把它改成民国风格?”在那个时候宋微建已经做了山塘街和首都博物馆的项目。所以对传统文化的保护,应该说是学习了很多。于是非常肯定的告诉他,这是不可以的,历史已经形成,它已经毁掉了,而是应该把它做到新旧有别。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建的东西,不要以假乱真。很欣慰的是,后来老局长听取了他的意见,最后朴园项目的工程也顺利完成。

有一件事情,让宋微建到现在都觉得遗憾。

2012年宋微建一个朋友跟他说,他拿了一个明代的建筑,买来搭起来了,特别好看,让他去看看。宋微建冲过去一看,惊叹于眼前建筑的造型以及里面尺度的把握,还有表面年轮处理的效果,觉得特别特别的震撼。

“这个是哪里来的?”

“桃花坞拆来的。”

“桃花坞谁都不敢动,你怎么把它拆下来呢?”

“那边都在拆啊!”

听到这话宋微建心头一惊,于是感叹道,“桃花坞那个是唯一一个保留下来,一届一届政府拿不定主意,不知道该怎么做,所以一直保留下来的东西,一旦要做的话它是很审慎的。所谓的历史片区,相对古城来说,它就是相当于种子啊,农民都知道,饿死不食种子。老的建筑绝对要保护,新的建筑你可以去适当的处理一下,但是老的就像一个种子一样,它绝对不能拆的。那个地方却用了大拆大建的方式,来做古城历史片区的改造”,这样的改造方式让宋微建无法接受。

“从一个城市来说,它的保护是必须的,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过路客,我们不能过路拆桥,留给后人的就是我们的生活痕迹,我们再往前的生活痕迹在哪里呢?就是像这种片区,这个历史街区的改造。它必须是有基更新,就是说修修补补,绝对不可以这样大拆大建。我们要留给后人,在我们前面的老苏州人是怎么生活的。”宋微建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