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天井沟栈房
项目名称:大天井沟栈房
面积:
东院一号工作站:建筑面积366㎡,庭院景观面积74㎡
南院二号站建筑面积82㎡
北院三号站建筑面积 160㎡
主要材料
建筑材料:当地传统民居里面常用的材料,木头、石头、砖头、泥巴。
室内:老地板、老榆木、乳胶漆等

设计想法:
“有了情感,有了对传统的尊重和热爱,自然就会打动人,不需要刻意做。 我们在造型上特别强调一点,自然,不刻意。就是在做每一个节点的时候都要在想, 如何让材质发挥它本来的质地,不刻意。把本来的质地涂抹掉,情感就没了。”
民宿,不知道是搭上了哪根筋,触发了市民的无数情感。这几年, 民宿如火如荼地在全国各地各乡村广泛地展开了。民宿,实际上是一种家庭式的旅馆, 这名字对中国人来说既熟悉又陌生。我觉得民宿最重要的就是情感的一个归属地。所谓乡愁, 民宿算是一种寄托,或者是一种慰藉。
大天井沟 这个阜平大天井沟栈房,源起于2015年末,我们受阜平县政府及中国城乡统筹委的委托, 陆续启动的十个村的美丽乡村规划设计。阜平地处河北省保定市西部,太行深山区、革命老区、 贫困地区。这个大天井沟,是邻近阜平县城的一个自然村。
一开始,是我们团队的王静、于万斌、鹿永刚他们16年夏天先去考察的,所描述的令我印象很深。 那个村庄很小,但是村民有很强的幸福感,脸上满是笑容与热情,小菜地一块块的,小篱笆整整齐齐。 因为我们在阜平的美丽乡村的建设,是比较彻底的乡建项目,项目大,范围广。所以我们希望能有一个能够寄托乡愁的工作站。 通过镇上和村里,我们找到两户愿意合作的人家。这两户人家,我们的选择是有道理的。一户是近几十年新建的, 比较典型的四合院。
因为我们在阜平项目乡建的任务非常重,在村庄的提升改造、搬迁整合上,都涉及到具体的改造功能和要求。 所以做出示范就变得非常迫切。原本想由村民自发地做一些示范,但犹豫与观望占了还是主体。争取时间, 用时间换村庄提升改造的空间,我们决定自己去做一个示范来给大家看。
以舒适度开始
两户人家中四合院式的这家,四合院从风水来说,并不是每个居住空间都是理想的。 中国的地理环境决定,坐南朝北,南面采光比较好,但是这户四合院是坐东朝西的, 它的阳光是从侧面来的。另外,四合院空间最大特点是,里面方方正正。灵动、曲折这些最能体现空间概念的手法比较难实现。 所以在小空间里面如何去做出一个“活变”的空间来,确实很有挑战。在四合院的很规矩与很工整中,要求新、求变就变得比较困难。 河北保定阜平,冬季寒冷,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,房屋之间的走动就要经过室外。从正房到厢房,如果你穿的少,再有点风, 那就要跑快点。所以我用了连廊把正房、东西厢房三个空间全部串联起来,然后再通过一个小的天井,进入到餐厅。 餐厅是由原来的车库和农具房改造的,并且还设置了一间大的厨房。因为我们邀请了美食家旋子加入,她对厨房要求比较高, 所以特地为她做了一个特别大并功能齐全的厨房,就是希望旋子能够做出好菜。 这个空间除了“连”之外,还有一点,就是怎么把朝向并不理想的空间做到阳光充沛。所以正房和东西厢房连接都是留着天井的, 这样的话,在主房和辅房之间,依然能有阳光进来。连廊也是采用了荆条做顶,阳光可以透进来。
都是本地的
可以这样讲,要塑造出一种情感的空间,靠空间关系来实现是非常困难的。所谓情感,情是由过去的经历产生的。 情不是新东西,而是过去的东西。因此,老物件非常重要。
老物件是两种。一个老物件是材质,我们里面用的材质都是当地传统民居里面常用的材料,木头、石头、砖头、泥巴。木头, 使用了一些老榆木。石材,河沟里面到处都是。青砖、红砖也都有,我们特别希望用旧砖,旧砖的历史感,是新砖不可取代的。 另外,在院子井台边,做了一个小池塘。我觉得中国人不能离开水,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所以在有条件的情况下,需要有水来陪伴。 另一个老物件,是旧东西重新创作布置。有本地荆条编织的灯罩,鸡笼改造成的落地灯,旧布条编织的坐垫, 坐垫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亲手编的。有老石拼图、老榆木家具、旧木地板。还有从村民家里收的一些老家具、老陶罐、老缸等等。
这些老物件,经过些许的布置,得到的结果出乎意料。从建设过程中到落成,无论老少、无论城里人、乡下人,到了这个空间以后, 都是感觉一种莫名的激动。这个就是设计的初衷,情感,留住乡愁的情感。
有了情感,有了对传统的尊重和热爱,自然就会打动人,不需要刻意做。我们在造型上特别强调一点, 自然,不刻意。就是在做每一个节点的时候都要在想,如何让材质发挥它本来的质地,不刻意。把本来的质地涂抹掉,情感就没了。
另外,安保系统、地暖、空调等设备应有尽有。情感的东西,不能忽视了功能,在功能上是不能打折扣的,当然也投入不少。 包括类似于空气热泵等设备,在节能上有很多优势。在选择功能设备的时候,我们非常注重环保。 这个由砖头、木头、石头、泥巴构成的小院,确实达到了预想的结果,一些形式受到了广泛赞赏,外村村民专程来参观不在少数。
另一户人家简单一些,但是它有非常大的院子。这个院子是开敞式的,其中有一栋是传统民居。 原来的户主希望改动的动作大一些,他也许由于和这栋房子相处了几十年的缘故,觉得有些地方不能满足需求。 这个建筑是典型的河北民居,所以我们对建筑几乎不动,但是把功能改变了,比如说里面有地暖,用了墙体保温材料、 中空玻璃,原来的老门窗改成纱窗。在建筑后面,正好是在山崖与墙之间有那么一米的空间,我们就加了两个卫生间, 所以是非常小的一个单元。现在,每个房间都有了独立的卫生间。
文化流失
做民宿,从地底下长出来的概念非常重要,我们到河北,到河南,就是希望能够领略到当地的民情、民风, 但多是失望大于想象。所以作为民宿来说,如果失去了地方特色,失去了文化诉求,那这个民宿一定是失败的。 很多只是改变了地理环境,但是文化都是没有的。现在农村普遍都在做所谓的城镇化建设,大多数把传统的建筑都推掉, 然后改成完全是实用性的能住人的屋子,也把文化丢失了。我们各行各业对农村也是关注度不够的。
我们应该关注一下农村,农村的基本盘若是出了毛病,我们这国家的文化就算丢失掉了,再恢复就非常非常困难了。
宋微建
阜平大天井沟栈房,源起于2015年末,我们受阜平县政府及中国城乡统筹委的委托, 陆续启动的十个村的美丽乡村规划设计。可以这样讲,要塑造出一种情感的空间,靠空间关系来实现是非常困难的。 所谓情感,情是由过去的经历产生的。 情不是新东西,而是过去的东西。因此,老物件非常重要。这个就是设计的初衷, 情感,留住乡愁的情感。